MONTBLANC(万宝龙)银座本店

镇江 到修善寺乡村高尔夫旅游

来源:日本娱乐网

  • 静冈县的伊豆,几乎整个半岛到处都是温泉。连同神奈川的箱根和汤河原,构成了巨大的温泉地。俺已经多次去伊豆,泡过热海,伊东,下田,河津,这次干脆租辆车,沿着伊豆半岛的海边公路,一路再次温习去过的温泉乡,目的地是伊豆出名的修善寺温泉乡。

    不料,周六遇上特大暴风雨,无法欣赏一路的海边风光不说,租来的本田飞度在大风中吹得东摇西晃。小型车在市内作为代步工具尚可,但遇上恶劣天气,显然不是好选择。

    先前往事先查好的赤泽温泉馆。赤泽位于伊豆半岛东部海岸的中央位置。俺是看了宣传画中其海天一色的绝景,才慕名来到这里。温泉馆是和隔壁酒店分开的一个专门供游客使用的温泉SPA馆。除了室内几个温泉池和大型桑拿房外,男女各有一个全露天可以俯瞰整个相模湾无敌海景的大型温泉池。温泉水溢过池的边缘,似乎温泉和大海连成一体。无奈暴风雨中,无法慢慢体验这绝景温泉,只好等汤客们都躲进室内匆匆凑合拍下一张,算是到此一泡。

    继续赶路前往河津。河津的早开樱花非常著名,在2月初,东京还寒冷无比的时候这里便是一片粉红色的早樱,人们干脆称其为"河津樱"。各位如正好2月初去东京,记得有难得的河津樱花盛开。俺这次不是看樱花,而是为了拍摄伊豆的舞女的故事发生地,福田家。福田家是伊豆中部的一个隐蔽在山中的温泉旅馆,建于明治12年(100多年前)。大文豪川端康成据说多次入住于该旅馆,更以该旅馆为舞台背景,完成了名著"伊豆的舞女"。俺在大雨中东弯西拐总算找到这个非常隐蔽的小旅馆,日本的车载GPS真的很精确。可雨实在太大,拍了几张鞋子已经湿透,只好作罢,一张来之不易的张片。

    下着大雨什么也拍不了,干脆早早前往入住的新井旅馆,好好享受那里的名泉。俺今年最奢侈的一晚。这新井旅馆是一家建于大正时期的古老旅馆(100多年),被登录为日本国家级的文化遗产,而且新井这个名字还和俺研究生的导师同名,咬咬牙算是作为俺的毕业旅行。

    说实在的这家旅馆不值那个价位,只是住客们都冲着他的出名,通常都需要数周前才能预定到。好几栋古旧的木造建筑互相连接散落在河边一快占地很大的修善寺温泉乡的中心位置,旅馆内部走廊到处都是溪流潺潺,非常雅致。服务很到位,俺把行李卸下车,男仆为俺泊车,女仆把俺脱下湿透的鞋子拿去烘干。次日俺checkout完,车子已经在大门口端正停好(还擦的干干净净),俺接过干燥整洁的鞋子,很是感动。

    旅馆古老客房自然很陈旧,还好窗和阳台都有庭院景观。在房内听着外面大雨扑打树叶的雨点声,很温馨。小时候常听到这种雨点声,如今住在城市高楼,不用说听到这种雨点声,外面是否在下雨都不知道。所以俺还是想回到南方,在北京一年几乎用不到雨伞。

    新井旅馆有两个室内大浴池,一个野天凤吕,两个免费包间小温泉。那个天平大浴堂,建于昭和9年(至今已经80多年,日本文化遗产),整个大浴堂用据说从台湾运来的桧木(日语,ひのき)建造。这"桧木"是一种珍贵树种,仅在日本,台湾和北美地区有很少产量,虽然没有楠木珍贵,但桧木质地细腻,耐腐蚀力超强,是日本高级温泉采用的最常见木头。温泉池内随意放置一些巨石作为点缀,朴素而雅致。国内流行豪华,日本人则很少作富丽堂皇的豪华装饰,而擅长于用一些最原始的东西稍作加工作为点缀,一种原始的美。

    那个野天风吕也基本像是随意在院内的树林中用些巨石围起来的温泉池。有人问俺,露天和野天有何不同。其实这野天和露天都是头顶没有遮挡的户外,但野天指的是和户外景物融为一体的那种,因此更原始旷野,男女混浴大都是野天。

    次日天气转晴,早早起床泡完两池,出去拍外景。这修善寺其实只是一个小镇,取这个名自然这里有个寺庙叫做修善寺,没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不去也罢,日本的寺庙在国内只能算微缩景观,但正好寺内庭院开放,俺还是头一次进入到日本寺庙的内院。一个典型的日本式庭院,池塘,流水,园林。中国和尚都在练功背经书,日本和尚看来只是在修身养性。

    温泉乡的河流中央,一个标志性的小温泉亭子。独钴之汤,不明其含义,如今只是一个象征性温泉,大众广庭之下自然不允许人们裸体表演。

    想看看温泉乡中最著名的"柳生之庄"温泉旅馆,一个隐僻在树林之中的秘汤。这柳生是早年日本一个武士家族,记得姿三四郎中那个武士就叫柳生。途中发现一个大型温泉罐。日本不少温泉乡都采用这种源泉集中管理的办法。也就是把各处一些涌出量较少的温泉集中起来,再用专用管道分配给各家旅馆设施,算是一种平均主义分配方式。

    Theend

分享到: 更多